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热线:0710-3340930
粪便自动化检验质量控制初探
更新时间:2016.06.16 浏览次数:
 
                                                  湖北省襄阳市中心医院检验科 赵建忠 

[摘要]目的:对方法学不同的两种粪便检验仪器进行临床试验与评估,分析和探讨影响粪便自动化检验质量的控制要素。方法:收集本院2015年4月~2015年9月1984例患者粪便标本,分别用市面上的不过滤标本杯和带有过滤装置的标本杯对样本进行前处理涂片,与手工法进行结果对比和分析。结果:过滤法较对照组结果对比有显著性差异(P<0.01),数据明显偏低;而直接涂片法和对照组未见显著性差异(P>0.05);过滤法对寄生虫(成虫/虫卵)6例均未检获。结论:粪便采用过滤装置处理会影响检验结果的准确性,在没有权威数据证明的情况下,直接涂片法是最接近真实数据的检验方法。
[关键词]粪便自动化检验;质量控制
Stool analysis automation quality control Preliminary Study Zhao Jianzhong. Department of Clinical Laboratory, Xiangyang Center Hospital, Xiangyang 441021
[Abstract] Objective:To evaluation two different stool automatic analyzer by clinical trials and evaluation, analysis and discussion on the control elements affecting the quality of stool automatic analysis. Methods Collected in our hospital in April 2015 to September 2015, 1984 cases of patients stool samples, respectively use the cup with filter and without filter to pretreatment samples, comparison and analysis with manual method. Results Filtration was significant difference compared with the control group, the results of comparison(P<0.01), Data is significantly lower, direct smear method h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P>0.05), 6 cases parasites (adult/eggs) were not seized with filtration method . Conclusions Stool filtration apparatus for processing can affect the accuracy of the test results, in the absence of proof to the authoritative data, direct smear test method is closest to the actual data.
[Key words] Stool automatic analysis; quality control
    近年来国内许多厂家开始研发和生产粪便检验的自动化设备。依据对样本的处理方法及分析原理有两大类型:过滤法和直接涂片法[1]。“过滤法”粪便检验仪器,其特点是具有一个带滤网的样本采集杯,对采集的粪便标本加稀释液混匀后,通过滤网进行过滤处理,通过管道将过滤液传输到显微镜下的计数池下进行显微镜镜检。“直接涂片法”粪便检验仪器模拟人工操作,使用无滤网结构的样本杯采集粪便标本,加稀释液混匀后直接涂片,然后送显微镜下进行镜检。
    为了验证不同的粪便前处理方法对粪便检验质量的影响,作者通过对操作流程不同的两种方法进行临床实验,与人工检验法进行对比并评估各种方法的粪便检验质量,初步探讨仪器方法学对粪便检验质量带来的影响。
1. 材料和方法
1.1 材料:采购市面上带滤网的样本杯2000个,不带滤网的样本杯2000个。
1.2 方法:采集本院从2015年1月18日至到5月20日的送检的1984份粪便样本,分三组进行实验:A组(带滤网)、B组(不带滤网)为实验组,C组(人工操作)为对照组。为了排除其他因素干扰,本试验不使用仪器处理,所有操作由2名资深主管技师完成,并记录检验结果。
1.3 实验分组:
A组:向带滤网的样本杯中挑取约3~5g标本或稀便2ml,加入适量生理盐水稀释混匀,用滴管采集过滤液镜检(参照使用说明书,由于标本被处理成液体,本处用滴管手工取样)。
B组:向不带滤网的样本杯中挑取约3~5g标本或稀便2ml,加入适量生理盐水稀释混匀,用滴管采集稀释液镜检(参照使用说明书,由于标本被处理成液体,本处用滴管手工取样)。
C组:用竹签挑取原始标本约3~5g标本或稀便2ml,在加入1~2滴生理盐水的玻片上直接涂片(参照《临床检验操作规程》[2])。
1.4 统计学分析:采用配对t检验分析不同方法组检测结果见有无统计学差异(显著性水平设定为0.05),统计软件采用SPSS21.0。
2. 结果
2.1 通过3种方式对1984份粪便标本进行检测,结果见表1。
表1 1984份粪便样本镜检结果比较
镜检结果 试验组
过滤法 直接涂片法 对照组
红细胞 425 660 657
白细胞 213 521 543
寄生虫(成虫/虫卵) 0 5 6
脂肪球/粒 52 365 365
结晶 112 406 423
真菌 12 102 96
2.2 通过配对t检验分析观察组和对照组镜检结果示,A组(过滤法)较对照组结果对比有显著性差异(P<0.01),数据明显偏低;而B组(直接涂片法)和对照组未见显著性差异(P>0.05);三种方法对红细胞、白细胞、结晶、真菌、脂肪球均有检获,但A组(过滤法)对寄生虫(成虫/虫卵)6例均未检获。
3. 讨论
    粪便的组成一般由食物残渣、消化道分泌排出物、食物分解的产物、细菌等,在病理情况下,可见到血、脓、致病菌、寄生虫及虫卵、包囊、肿瘤细胞、胆石、胰石等。粪便检验能够反映消化道及消化道相通的脏器的一些情况,判断消化功能的好坏,协助消化道肿瘤的诊断,检查预防肠道寄生虫等,对消化道疾病的诊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目前粪便检验以手工操作为主,但检查中存在诸多问题,加速粪便检验自动化进程是提高粪便检验质量水平的有效措施之一,各种类型的粪便分析仪都能够对标本及镜下图像进行拍照并储存,有利于临床举证,并提高了生物安全等级,所以粪便自动化检测设备值得推广。但是国内粪便分析仪虽有许多投入与研发,然而缺乏相关的行业标准,现在各生产厂家基本上都是在企业自行认定的基础上进行研发和生产。当前亟需出台国家行业标准,规范仪器生产,另外粪便自动化检验设备虽然规范了标本前处理过程,尚应加强成分识别、金标法试验的质量管理,保证粪便自动化检验质量。 
    从本次试验结果显示,不同处理方法之间存在显著性差异,过滤法处理后滤液阳性成分明显低于手工法,尤其是寄生虫(成虫或虫卵)和脂肪球。细胞成分也有一定降低,程度较寄生虫和脂肪球小。本次采用过滤样本杯处理标本后,寄生虫成虫及虫卵检出率为0,据了解过滤样本杯滤网大小250μm,大于最大虫卵及细胞等阳性物质的直径,能够保证虫卵不被过滤掉,但经过混匀后,虫卵等阳性物质穿过滤网依然是概率性事件,原因可能与粪便成分复杂,包含有未被吸收的食物残渣、消化道分泌物、粘膜脱落物、细菌等,或优先对滤网造成一定堵塞。其次粪便样本中,粘连、吸附的现象普遍存在,白细胞成团,虫卵或其他成分可能粘附在植物残渣中被过滤掉,从而导致在实际操作中,使用过滤法处理标本后导致阳性成分检出率偏低。在本次实验中笔者也观察到稀便及水样便在两种标本处理方式下未见显著性差异。而直接涂片法组和对照组未见显著性差异,这与国内其他学者研究结果一致[3]。
    阅片面积及涂片也是影响检出率的一个重要因素,过滤法粪便检测仪配备的是5mm*5mm的计数池,直接涂片法粪便检测仪采用的是22mm*18mm的玻片,《全国临床检验操作规程》要求涂片面积应占玻片面积的1/3。两种仪器处理标本时都不同程度的进行了稀释,理论上需要更大面积的阅片视野才能保证检出率,涂片面积过小可能会降低了检出率,后期尚需对涂片面积大小及厚度对粪便检验结果的影响进一步进行试验。
    粪便标本的形态、成份不确定,且变化无穷,杂质很多,图像背景噪声很大,有时候食物残渣和粪便有形成分非常相似,很容易误判,计算机要对每一个颗粒、圆点和杂质进行图像对比、计算,其计算量相当大,导致检验速度大大降低,达不到临床现实要求。图像识别软件本身也存在一定的局限,图像经转换后会出现像素丢失,与真实情况相比有一定的色差、失真,增加图像识别难度。所以目前粪便自动化检验仪器仅能做标本前处理,以上两种类型的仪器要达到自动识别和自动初筛尚有一定距离,出具报告均需检验人员的判别。
    综上所述,过滤式粪便检测仪标本前处理方式可能造成阳性成分的漏检,应引起检验同行的关注,而直接涂片式粪便分析仪符合《临床检验操作规程》的要求,保证了原生物样本的代表性。

参考文献
[1]张时民.粪便检验技术的过去、现状与自动化技术进展[J].临床实验室,2016,2(10):19-27.
[2]中国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医政医管局.全国临床检验操作规程.第四版.人民卫生出版社,2014:175-177.
[3]李智山.科瑞杰粪便分析仪与手工法结果对比分析[J].临床检验装备杂志,2015,1(1):64-65.
[4]漆小平,邱广斌,崔景辉.普通高等教育“十二五”规划教材·全国高等医药院校规划教材 医学检验仪器[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4:126-134.
版权所有:襄阳科瑞杰医疗器械有限公司 备案号:鄂ICP备09025365号